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i重磅】新華社:中國制造需重新鍛造自己的“魂”,沈陽機床蹲點調研

發布時間: 2015-06-09      瀏覽:170

 

中國制造:需重新鍛造自己的“魂”——沈陽機床集團蹲點調研之一

  新華網沈陽6月8日電(記者趙承、石慶偉)2015年,中國制造開啟“2025”快車道。說到中國制造發軔,就不得不提沈陽機床集團——新中國第一臺普通機床、第一臺搖臂鉆床、第一臺數控車床均誕生于此。未來10年,它仍將在“中國制造2025”重大戰略中承擔職責。

  記者在調研中了解到,沈陽機床集團歷經模仿、引進、收購、合作研發等諸多磨難而不得,最終回到原點:自主創新。它歷時7年多投入11.5億元,攻克數控核心技術,成功研發出基于互聯網條件下的i5智能機床,實現從“制造”向“智造”的新突破,引起國內外業界廣泛關注。

  沈陽機床集團像一面鏡子,映照出中國制造業的生存現狀與發展路徑:中國機床行業乃至中國制造業正承受西方高端技術和周邊國家低成本優勢的雙重擠壓,遭遇高端產業低端化、利潤微薄的尷尬。盡快依靠自主創新改變缺少核心技術局面,對中國制造大業生死攸關。

  “缺魂”:“造飛機掙了個種土豆的錢”

  一臺數控機床,機身是硬件,控制機床運轉的數控系統是軟件。沈陽機床集團董事長關錫友將機身稱為“體”,將數控系統比作“魂”。關錫友說,因為“缺魂”,中國機床行業吃盡苦頭。

  2014年,作為全球第一大金屬切削機床企業的沈陽機床集團,銷量5.6萬臺,數控機床產值占比達到77%。這些機床的“體”是中國自己制造的,而“魂”即控制系統卻主要從日本發那科和德國西門子公司買來的。

  關錫友告訴記者:“一臺售價35萬元左右的數控機床,進口數控系統時,對方開價最高達到28萬元,逼得中國機床制造陷入成本困境?!?/span>

  “我們雖然說造的是高檔數控機床,但和普通機床的毛利率基本一樣。這真是‘造飛機賺的卻是種土豆的錢’?!鄙蜿枡C床集團高級副總裁兼CEO劉巖非常無奈。

  更讓人尷尬的是,每賣出一臺數控機床就幫德國和日本公司賣出了一套數控系統,后續維修服務都由這兩家公司來承擔。他們因此又賺取了20%的高額利潤。

  關錫友發現,一切銷售的成功都是別人的勝利,中國機床企業成了德、日企業在中國最大的免費經銷商,在為別人打工。

  據了解,2011年,國內金屬加工類機床消費總額達到350億美元的歷史高峰,其中,國產機床份額約占70%。到了2014年,消費總額降低到263億美元,國產機床占比下降到50%以下。

  數據再清楚不過地顯示了中國機床行業的困境:中國的機床市場份額正在不斷被國外高檔產品所蠶食。而國產機床由于缺少核心技術,需求萎縮,加上人力成本上升,市場和贏利空間一再被擠壓。

  機床是工業的母機,機床行業的冷暖也從一定程度上成為測量中國制造的晴雨表。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高級顧問邵欽作認為,機床行業出現的困難映照出的是當前中國制造業的困境——產品檔次不高,缺乏核心技術。市場火紅時還能過日子,一旦市場變冷,最先遭遇寒流的是中國企業。因此,邁向“中國制造2025”,中國機床業必須尋求突圍。

  “找魂”:靠別人“條條道路走不通”

  沈陽機床集團的突圍之路,艱難曲折。

  他們曾試圖模仿。數控系統看不見、摸不著,不掌握源代碼,即使拆開設備進行分析和仿制,做成的也是“腦殘”產品。

  一次參觀一家國外機床廠,關錫友對機床圖紙愛不釋手。對方說:“你喜歡就送給你,你研究圖紙也沒有用,核心技術是看不到的……”

  技術引進之路更是障礙重重。2007年,沈陽機床集團想購買一家外國企業的數控技術,對方開出6000萬歐元天價,全部系統存儲在一臺筆記本電腦中。專家論證后認為,即使買下來,全部讀懂至少要5年,實現產業化還要5年,到那時這些技術早已過時了。

  他們還試圖與國外合作開發。 2005年,他們與德國柏林工業大學合作研發數控核心技術。后來又通過收購德國機床企業,在德國建立研發基地,期望利用德國的人力資源進行技術突破,但均半途夭折。

  外方給出的理由是:不能用我們的技術扶植一個競爭對手??梢院献鏖_發技術,但不能帶出境外。

  2007年10月,沈陽機床集團與日本安川公司、意大利菲迪亞公司和中科院沈陽計算所成立“三國四方”團隊,合作研發數控系統。

  菲迪亞集團是全球數控系統主要生產商之一。前期合作順利,等到關鍵性底層技術研發階段,卻止步了。對方要求中方必須使用他們的總線解碼技術。外方專家對關錫友說:“這是我們的命根子,給出去就等于要了我們的命,我們能給你們嗎?”

  中科院沈陽計算所所長林滸就曾親歷這樣一件事:去年,計算所斥資200萬元從日本森精機公司購買一臺高檔數控機床。對方安裝人員將機床安裝定位數據發回日本后,日本公司才發來機床的開機密碼。安裝人員說:“機床上裝有傳感設備,一旦位置移動,會被立即鎖住。機床上還裝有攝像頭,監控加工部件?!?/span>

  ……

  關鍵性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正如一位專家所說,一個技術上依賴于別人的大國,就如同一個跛腳的巨人,無法闊步前行。中國制造業必須獨辟蹊徑。

  “鑄魂”:華山只有一條路

  “都說條條道路通羅馬,可對于掌握關鍵性核心技術來說,只有華山一條路——靠自己?!睔v經磨難,關錫友感觸頗深。

  就在“三國四方”合作開發窮途末路之時,在遼寧省和沈陽市支持下,2008年沈陽機床集團重打鑼鼓另開張對數控系統的核心技術全面攻關。

  研發中心并不設在集團廠區,而是遠在千里之外的上海,一是在母體之外可以更容易地搭建一個市場化的創新平臺。二是借助當地人才和實驗資源。

  創新團隊領軍人物,是關錫友在同濟大學機械制造系讀書時的校友朱志浩。沈陽機床集團之所以選中朱志浩,是因為他不熱衷于寫論文、評職稱,而是真正鉆到數控機床研究中,是一個實用型創新人才。

  “創新關鍵要有全新的人才觀,”關錫友認為。記者在研發中心了解到,創新團隊中沒有一個是行業權威,全部是從社會招聘的“娃娃兵”。

  這里有大學沒畢業的實習生、還有中專學歷的熱效率分析技術人才,都是80后、90后。研發業務的決策和管理由專家委員會負責,集團不能進行干預;員工薪酬市場化,有的薪酬甚至可與集團高管比肩;實施靈活的上下班制度,以實際研發業績作為考核評價依據……

  經過2000余次大小版本技術修正更新、上千次產品測試,他們終于攻克了數控系統CNC運動控制技術、數字伺服驅動技術、總線技術等數控核心技術,擁有整體代碼20余萬行,申報9項發明專利、20余項實用新型技術專利和11項軟件著作權,研發出世界首臺i5智能機床,可以不借助光柵尺實現3微米的精度,躋身全球先進數控技術行列。

  從2014年4月開始,i5智能機床開始進入產業化階段,立刻取得良好市場反響,上市一年多來銷量已近4000臺,創造了機床新產品上市銷量的最高記錄。

  業內專家評論說,i5智能機床技術的突破,走出了繼日本發那科、德國西門子之后的第三條技術路線,實現了基于互聯網條件下的工業化、信息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有效集成,為“中國制造2025”創新驅動和轉型升級的目標實現提供了有力支撐。

  i5智能機床雖剛剛起步,市場前景有待進一步檢驗,產值規模尚未形成對沈陽機床集團的全面支撐,卻為企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打開通道。

  沈陽機床集團的創新經歷告訴我們,核心技術“要端自己的飯碗”,要像糧食那樣牢牢掌握在中國人自己手里。唯此,“中國制造”才能邁向“中國智造”的新天地。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啪嗒啪嗒视频在线观看,艾草仙姑在线视频免费观看,.WWW红色一片